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御九天 > 御九天最新章节列表

603.第六百零一章 半神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第六百零一章 半神

几撂资料被放在了桌子上。

“新政的推行目前看起来还是很顺利的,各方并没有什么抵触情绪,但细节想要做好不易。”卡丽妲说道:“圣城这边,有千光和火羽两位骑士团长盯着,出不了乱子;各公国中,德邦、龙月、冰灵这些老朋友肯定会全力以赴,其他大部分势力在大势所趋下也是问题不大,主要是隆冬、赛利亚、蓝光几个少数保守的公国……我已经把名单列好了,阳奉阴违的事儿大概率会出现在这名单上,这是需要你让人重点盯的,还有……”

卡丽妲滔滔不绝的讲着,王峰一边听,一边则是打量着他,到了这样的境界,一心二用真是件最简单的事儿。

这是个相当干练、有个性的女人,在年轻人看来或许老成死板了一些,但在实际年龄三十多岁的王峰眼里,成熟、知性、干练、目标明确,没有那些小女生莫名的脾气和变幻莫测的小心思,这才是一个女人最有魅力的年纪,也才配成为一个男人真正的红颜知己。

坦白说,到了王峰这样的年纪,有着他那样的阅历和见识,不会连心动和冲动都分不清楚,他确实对卡丽妲心动过,但这一切都随着上次卡丽妲寄来的那封信结束了。

她留在圣城是千珏千的意思,王峰也是那时候才知道了暗堂真正存在的意义,那就是为了毁灭圣堂而生,一个圣堂一个暗堂,连名字都是如此彻头彻尾的针对,这其实已经可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卡丽妲还在说着议会的事,王峰却已经打断了她:“交代得这么清楚,你要走?”

“……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那你大同的理想呢?”

卡丽妲看着王峰的眼睛,突然笑了起来。

“我从来就没有什么大同的理想。”她轻轻捋了下脸颊边的秀发,王峰这才注意到卡丽妲居然带上了一只闪亮的水晶耳环:“返回玫瑰是为了给爷爷打掩护,留在圣城是为了帮他窃取情报……还记得当初我没收你的那辆烈焰一代吗?”

王峰撇了撇嘴:“那可坑了我不少钱!”

“还有冰灵返程时的美酒。”卡丽妲此刻的笑容显得十分坦诚,也很轻松:“我记得我告诉过你,年轻时候的我可不是什么乖乖女……机车,美酒,云游天下,那才是我以前的理想和追求。”

“你曾经看到的我并不真实,是来自圣城的压力逼迫着我为了家人改变自己,虽然现在已经不可能再去追求年轻时候的东西,但说实话,对权力和所谓的改革,我早就已经腻了。”

“……那你打算去哪里?”

“千珏千和圣主的那一战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他已经时日无多了。”卡丽妲淡淡的说道:“我亏欠他的很多,想陪他走完最后一段时光,至于在那之后……暂时还没想好,或许会满世界逛逛,也或许会带上他的盒子去找个地方隐居一阵子,试试睡觉睡到自然醒的感觉……呵呵,谁知道呢?”

千珏千和卡丽妲的事儿,王峰在还没去曼陀罗前就已经知道了,既是师徒,也是恋人,年龄虽然相差了十几岁,但那并没有成为两者间的真正距离,只是有鉴于千珏千和卡丽妲的身份,这段恋情才从没有公开过而已,也是从得知这一切的那时候起,才让王峰放下了继续追求卡丽妲的心思。

王峰自然是提得起放得下那一类,现在回想起来,也只剩下无限的唏嘘,当然,更多的还是由衷的祝福。

“也好。”王峰笑了起来,千珏千的伤势他当时已经看出来了,并不只是单纯的受伤,而是灵魂和生命的损耗,可谓油尽灯枯,远没有他现场表现出来的淡然,那真是连神也无法救治的:“要想周游世界的话,我倒是可以赞助一辆最好的魔改机车,见过三轮没有?让你带上千珏千也没问题。”

“他可不喜欢这个,倒是你……”卡丽妲笑了笑,缓缓说道:“王峰,其实看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并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了,谢谢你为我们、为玫瑰、为刀锋所做的一切。”

王峰微笑着,静静的听着。

另一个世界的来者,卡丽妲虽然没有亲口和他说过这话,但他无意中听到过蓝天和卡丽妲的对话。

这恐怕要算是九天大陆各方高层中最高级别的秘密了,被各方的统治者一致认为是祸乱民众的根源,死掐在了一切舆论之前。

以前王峰只是从蓝天和卡丽妲的对话里听过一点零碎,但做了圣子之后,对这类信息的接触倒是简单了许多,这两天他也看了一些被圣城密封的文献,很显然,在这片九天大陆,所谓另一个世界的外来者可并不只有他王峰一个人,应该都是像他一样,被王猛冥冥中引导而来的,也或许只是误闯了王猛在这个世界留下的‘暗门’。

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这个世界的人们所不具备的天赋,也有不少曾以先师的传人自居,只可惜从没有人‘打到过他现在这一关’,那些外来者,早早夭折的有,最后泯然众人的也有。

“你是第一个走到这一步的外来者,我知道你或许从没在乎过现在手里的这些权利和地位,你是个纯粹的人,但你也是个可以改变世界的人,和至圣先师王猛一样,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所以,请不要轻易放弃刀锋,也不要放弃那些信任着你的人。”

“放心,我并不厌世,而且,”王峰笑着说道:“我认为我现在已经是这个世界的人了。”

“我相信,还有……千珏千也让我转告你几句话。”

“你说。”

“经营好刀锋即可,千万不要招惹九神的隆康……隆康的实力超乎世人的想象,半神的境界是龙巅永远都无法跨越的鸿沟,所谓的当世六大高手,隆康独一档,即便是另外五大龙巅联手也不可能战胜他。”

卡丽妲看着王峰的眼睛,慎重的说道:“隆康对世俗和权力早就已经没有了**,仍旧留在帝位上的原因,即便千珏千也猜不出来,但他可以确定的是,隆康对征服刀锋并没有兴趣,当众给你的三颗天魂珠,是让你用来保命的,不是利用它的力量,而是利用隆康对它的好奇和***。”

“世人现在都知道千珏千的三颗天魂珠在你手里,万不得已时,你可以把它们交给隆康,换取刀锋的和平,说实话,那并不是一种妥协,如果隆康真聚齐了九颗天魂珠而成神,超脱于九天大陆之外,那才是刀锋真正的幸事。”

“当然,一切都只是千珏千对你提出的建议……”卡丽妲说着又笑了起来,一脸的轻松:“而就我个人来说,我觉得千珏千并不了解你,就像我也不够了解你、不了解你曾经的世界一样,我只是把知道的信息告诉你,刀锋的未来现在已经握在了你的手里,该如何处理,那就已经是你的事了。”

“明白。”

“那就……再会了。”

“保重!”

………………

送走卡丽妲,房间里再次安静了下来,盘膝而坐,王峰的心境瞬间就变得沉静如水。

识海中,七颗天魂珠正环绕着一眼天魂珠缓缓转动,天魂法阵荡漾出阵阵强大的神力,每一丝神力都在不断的浸润着、改造着王峰的识海,甚至是改造着他的身体,而神识灵魂在那种力量的浸润下,仿佛沾染了一丝‘神性’。

每当这种时候,王峰就能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意志,甚至还能感受到一种被这个世界‘排斥’的感觉,这就是半神的领域……

些将隆康和其他龙巅并列的好事者,恐怕永远都无法体会到半神究竟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在他们的想象之中,半神象征着的是无穷的力量、是随心而动的规则,可真正的半神,感受到的却是排斥,是和这个世界的格格不入。

坦白说,仅仅只靠八颗天魂珠是不会有这样的领悟的,王峰越来越清楚,世间传言集齐九颗天魂珠后的质变,应该就是踏足这样半神的领域,他之所以能提前一步感受到,只不过因为他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因此对这种感觉格外敏锐罢了。

坦白说,同为半神,王峰很清楚此时此刻远在九神的那位隆康大帝在想着什么。

千珏千让卡丽妲转告的话里,有一点说得并没有错。

权力?利益?物质?享受?甚或是征服刀锋、统一世界的虚名?

隆康真不在乎,也可以说这世间所有的一切对半神来说都已经没有了太大的意义。

半神真正唯一的追求就是成神,而成神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获得更强大的力量,而不过只是想摆脱那种被世界排斥的感觉,想超脱出这个世界去外面看一看,去看看九天大陆外面究竟有着什么,那里或许才会有能让他们不那么空虚、让他们感兴趣的东西。

可半神是这个世界规则的顶点,就算精神境界已经超脱,但肉身却无法超脱,想要在这个世界更进一步绝对是难如登天,常规的修行对他们来说几乎是没有意义的事儿,因为你无法在规则范围内去超越规则,甚至就算天魂珠也不行,无论已经是半神的隆康,还是手握八颗天魂珠的王峰,都很清楚即便得到九颗天魂珠的极限就是半神,这毕竟这是九天世界的东西,麻雀生不出凤凰,只要是能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就不会是真正的超脱之物、更不是成神之路。

所以隆康真正想要的,只是用九颗天魂珠塑造出一个足以威胁到他的对手,一个强大的半神,然后在战斗中去突破这层他思维和领悟上的桎梏而已,就像当年王猛与鲲天那一战一样,只有击败同为半神的对手,你才有可能在激战和生死中去超越这个世界,成为真正的神。

千珏千并不了解这一切,他没踏足过半神的领域,因此也只能用龙巅的眼光去看待问题,所以他的建议对王峰来说并没有意义,隆康已经能遥遥感受到王峰,而当王峰通过天魂珠进入半神的境界后,也能感受到隆康的,那是一个强大得让王峰都能感觉到窒息的可怕存在。

所以这一战根本就不可避免,就算王峰想逃也是逃不掉的,作为这世上第二个踏入过半神领域、并且被隆康感应到的人,王峰知道自己已经成了隆康超脱成神的唯一希望,从他施展力量压制阿尔金娜那一夜起,他就已经被远在万里之外的隆康盯上了。

但这也正是王峰要展现力量的原因。

隆康需要的既然是一个真正的对手,那他就必然不会太急躁,至少会等到王峰将八颗天魂珠的力量完全融会贯通、完全吸收之后,否则一个空有半神境界、却没有半神力量的对手,压根儿就起不到助他突破的效果。

而在这段时间里,无论王峰自身还是刀锋都应该是安全的,隆康会耐心的等待他成长,给他足够的时间,等到王峰足以和他抗衡时、甚至是足以威胁到他时,那才会是真正的决战之日!

…………

九神将要南下的谣言终归只是谣言,各方虽然对此都很担心,但新圣主下达的所谓改革和新政还是很快就如火如荼的推动了起来。

新政一路畅通无阻,只短短一个月内,刀锋联盟已然出现了一波翻天覆地的变化。

各公国、独立城的商业中心早已动工,不少动作快的,甚至已经开始正式招商、乃至展现出样品商铺了,而那些负责连接这些商业中心的魔轨轨道反倒成了简单的事儿,刀锋联盟的魔轨铺设率本就不低,现在不过是将整个大范围窜连起来,再补缺一些短距离的道路,形成专门的物流专线,加快货物流通的速度而已,预计在两个月内,各地商业中心竣工的同时,就能通过这些魔轨轨道将整个刀锋联盟完全贯通,成为刀锋联盟的血液线,平时输送的是货物,战时输送的可就是军资和战士了。

各地圣堂开始了第一轮的改制,引进了玫瑰面向全社会平民招生的模式以及奖学金制度,并在玫瑰的基础上做了一些更全面的改革,更大的降低了入学门坎,说白了,就是从原本只有‘大学’的模式,改为了‘中学’、‘小学’步步层级而上,让曾经只有贵族请私教才能进行的基础教育,变成了一定程度的全民化。

虽说其中免不了有一些排名很高的圣堂在阳奉阴违,对新校区的建设并不上心,只是拿着联盟和地方上的大笔拨款做做样子,但即便只是做样子,也远远好过如李纯阳在小镇上进过的那种魂修培训班,起码修行的大方向不会错,不至于误人子弟。

暗魔岛宣布了解禁,岛主薇尔娜进入了刀锋议会,位列十常,将全力配合刀锋以及圣堂的所有工作。

当然,暗魔岛真正吸引了所有人目光的,并不仅仅只是薇尔娜岛主的出现,而是玫瑰鬼级班被设在了暗魔岛上,那个号称进去了半年就可以培养出鬼级的神奇班级,如今早已没有人会再去质疑它的真实性,暗魔岛本就有着修行圣地的说法,而现在则更是被所有人都捧到了天上。

暗魔岛被不少好事者自发更名为了‘鬼圣岛’,而玫瑰鬼级班也更名为了‘暗魔鬼级班’,班级人数被扩展至了两百人,除了一百零八个参与了新计划的圣堂各自拥有一个保送名额外,另外九十二个名额则是面向整个刀锋联盟直接公开招生,只要是二十五岁以下的虎巅强者都可以去报名考核,凭本事公平公正的录取。

而随之衍生的,则是那个让整个刀锋联盟所有人都魂牵梦绕的鬼级进修班……当初王峰带着九个鬼级进去,最后是十个龙级出来,百分之百的龙级晋升率,早就让整个联盟都为之疯狂了。

一旦踏足龙级,那意味着的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强者的诞生,而是一个家族、一股势力的崛起。

眼下公布每年十个名额,只有鬼级班每届最优秀的五个人,才有资格保送进入鬼级进修班,其他联盟中的鬼巅强者也可以申请考核剩下的五个名额,但考核条件显然是苛刻到了极致,还需要交纳大量的考核费用,倘若成功考上了,那天文数字一样的进修金,也足以让一般的家族绝望。

但这是成为龙级的机会啊……即便如此,仍旧是有大把的鬼巅趋之若鹰,眼下第一次进修班的公开考核还没开始,各方鬼巅就已经在蠢蠢欲动,凑钱的凑钱,打探消息的打探消息,走后门的走后门,薇尔娜岛主的办公桌上,那考核申请的名单已经足足撂起了半米高,少说百余号人,这可全都是鬼巅!

平日里,即便是到高手最集中的赏金公会去调取注册名单,恐怕都看不到这么多的鬼巅的名字,可现在成名的、隐世的,就宛若被一颗炸弹给统统炸起来了一样,可谓是齐聚一堂了。

经济繁荣的景象、新圣堂的开设,贵族们的忙碌和平民的欢呼,整个联盟顿显一片欣欣向荣之象,只不知,在这片欣欣向荣的繁华盛景背后,一只大手已经朝着刀锋悄然伸来了……

九鼎城……

繁华的城市比起以往似乎肃穆了许多,街头巷尾中随处都可见列队巡逻的九神士兵,而无论是在街头巷尾还是茶馆酒肆间,仿佛时刻都充斥着一个共同的话题——开战。

“听说昨天刚来的消息,连沙城那边的通道也已经封禁了,要想去刀锋,只能东进走月亮湾的水路……这不是瞎扯淡嘛,我三十几车货呢,去沙城的车本来都雇好了,现在转走月亮湾,东去一千多里,跋山涉水的,末了还要雇船走海运,运费、海税又是一大笔开销,还有遇到海盗的危险……唉,这单我是赔定了!”

“两边马上都要打起来了,你还敢过去做生意?就不怕人财两空?”

“没办法,现在是等着那边交易的一批原材料救命,再说了,前两次的货款都还压在对方手里,这趟就算赔本也必须去啊,唉,早不打迟不打,偏偏会在这节骨眼儿上!其实这趟真要只是赔点钱倒也罢了,可万一过去了回不来,那才真是……”

“放心,我看也不一定真会打,两边摩擦都多少年了?冷战也不是没有过,什么时候动真格的了?”包子铺的李老板和他是熟人了,笑着安慰道。

“这次感觉不太一样,你说其实两边要真打起来,给个痛快我也认了,偏偏这样吊着才是最头疼的,就怕走到半路上……”说话那人一脸的胡渣,愁的头发都白了一半,这是在附近做代加工的一个小老板,人到中年才发家,好不容易有了点起色,偏偏又赶上九神和刀锋的关系紧张,愁眉苦脸的说道:“算了算了,不说了,给我来三十个包子,牛肉馅儿的……还是你这包子铺好啊,旱涝保丰收,管他打不打起来都不影响,唉,李老哥,让人羡慕呐!”

“什么羡不羡慕,糊口而已,您等着……”李老板笑着回应,一边打开了蒸笼。

一片热腾腾的蒸汽腾起,遮蔽了那李老板的脸,却听‘嘭嘭’几声轻响,中年人感觉一阵强风从身边拂过,紧跟着眼前光景乱飞,磨盘大的蒸笼腾空而起,一道人影朝着房顶飞窜而起,雪白的包子则是就像落雨一样从半空中撒下来。

他怔了怔,随即就看到几道人影按着李老板,从空中砸落下来。

嘭!

周围的人还没回过神来,却见包子铺的摊板已被砸得四分五裂,四个身材消瘦、眼神凶戾的男子,或按着李老板的头、或按着他的手脚,将他死死的摁在地上。

这是……

“野组办案,闲人退散!”

蒲野弥,蒲和弥在刀锋的名气更大,毕竟这已经传承了两百年的间谍组织,大名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要说在九神,野组却绝对是让人最为畏惧的天花板,这可不仅仅只是针对刀锋的杀手组织,九神内部的叛徒、罪犯、不听话的家族等等一切地方,几乎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而他们出现的地方,往往也就意味着血腥和杀戮。

四周还在愣着的早餐客们顿时吓了一大跳,那个买包子的中年人也是吓得连滚带爬的赶紧跑开。

一个浑身裹在斗篷中的人走了过来,站在李老板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堂堂李家八虎的李猿飞,居然在我眼皮子底下卖了六年的包子……呵,要不是你那个教头兄弟这次过来泄露了行踪,还真难把你这大鱼挖出来。”

李猿飞的脸被人按贴在地上,按住他的几人都是鬼中,说话这人的气场更是强横阴冷,妥妥的鬼巅极限,可李猿飞的眸子中却并无丝毫畏惧之意,反倒是朝那人冷笑道:“省省吧,就凭你们这帮废物也能探出我四哥的行踪?这种诓人的计俩,咱们李家三十年前就已经玩儿腻了!”

斗篷人的声线平静,没有半分起伏:“我只问你一次,李轩辕在哪里?”

李猿飞哈哈大笑:“谁知道呢?我那四哥素来风流,要是真来了九神,说不定这会儿正在你妈的床呢,我看你还是赶紧回家看看吧,省得回头你多了个李家的兄弟,当了我的侄儿……呸呸呸,老子才不要你这种废物侄儿,狗一样的东西,整天遮个斗篷都不敢见人,你那张脸是被狗啃过破了相?哈哈哈!”

斗篷人冷冷的看着他,突然轻笑了一声:“听说李家八虎素来兄弟情深,要是知道你正在牢里受那千刀万剐之苦,你猜他们会不会来救你?哦,对了,还有你那个已经成了龙级、自信心爆棚的小妹妹……我最喜欢折磨可爱的萝莉了。”

李猿飞冷笑了几声,突然瞪圆了眼睛:“折磨你妈!”

他的嘴微微一张,像是一口就要咬下,可他的动作虽然突然,那边的动作却比他更快。

砰!

斗篷人一脚踹在了李猿飞的头上,说话声、咬舌的动作统统全都戛然而止,脑袋一歪,直接就晕死过去。

“拿块牙胶塞他嘴里。”斗篷人冷冷的说道:“带走!”

抓捕的人来得快走得也快,周围的围观众还在瞠目结舌着呢,包子铺已然人空,一些闻风而来的流浪汉忙不迭的冲进去抢着蒸笼里的、或地上的包子,四周的看客们则是有些唏嘘。

“老李在这卖包子都好几年了……没想到居然是个间谍,他平时对谁都笑呵呵的,真是看不出来啊。”

“又抓了一个,感觉最近刀锋的间谍好多……”

“记得当初也冷战过,”说话的是个高寿的长者,摇着头:“可也没像现在这样闹得人心惶惶的。”

“看来这次两边真是要动真格了!”

议论声络绎不绝,但当时的震撼之后,很快就又平复下来,最近这段时间,隔三差五的总有那么一两次大型的抓捕行动,大家都已经见怪不怪,只是一种风雨欲来袭的感觉开始真正的笼罩在九神人的心头。

大战,似乎真的已经到一触即发的地步了。

皇宫,庆隆殿……

如果说先师宫是圣城最神秘的地方,那这庆隆殿,恐怕就算是九神皇宫中唯一的禁区了。

如果没有隆康大帝的亲自传唤,任何敢擅自靠近这片区域的人都只有一个死字,哪怕是那几位位高权重的皇子,来了这里也是大气不敢喘上一口。

一种莫名压抑的气场笼罩着这片深宫区域,别说那些皇子了,即便是九神的那些龙级,被隆康传唤来此间时,也是被那气场压制得不敢抬头。

这里没有仆人、没有侍卫,除了隐居于此的隆康大帝外,只有一个很老很老的老仆人。

此时的大殿外,有大约八九人正在安安静静的恭敬等候。

隆真、隆京、隆翔三兄弟就不说了,乐尚、黄金海龙王、天剑隆惊天、灼日圣手艾塔利斯、野人封不禅,后面这五位,除了黄金海龙王外,可都是九神首屈一指的龙级。

特别是天剑隆惊天,皇室血脉,隆飞雪的父亲,也是隆康大帝的亲弟弟,早在十年前的一次秘境争夺,就已经隐隐压着八部众的夜叉王一头,如今更甚,实力已然问鼎龙巅,甚至有传言说他已是龙巅,不过因为六大龙巅的说法在大陆上广为流传,因此一直没有加入第七个排名而已。

此时他站在太子隆真和黄金海龙王中间,无论是隆京隆翔、亦或是元帅乐尚、艾塔利斯、封不禅等顶尖高手,都自觉立于他们身后,隐隐以隆惊天为首。

大殿的殿门紧闭,众人似乎已经在这里等了有一会儿了,才见那殿门缓缓打开,一个看起来老眼昏花、佝偻着背的老仆出现在众人身前。

“各位皇子、大人。”那老仆背着手,脸上没有半丝笑意,虽是仆人的打扮,说得也客气,可面对这九神帝国满朝的权贵,却是并无半分谄媚讨好之意,反倒是显得有些冷漠:“陛下有请。”

“有劳崔公公了。”众人一起拱手,语气恭敬之极。

进了殿门,穿过长长的走廊,虽是常年没有杂仆打扫,但这大院中却是干净得一尘不染,只是透着一种阴森,虽有满园的花木,但却没有正常皇家园林中的鸟语虫鸣,一切都显得安静极了,偶尔有鸟儿嗅到这院中的花香飞来,可基本都是远远的看上一眼就警惕的飞走。

没有直接恐怖的威压,但光是这种压抑安静的氛围也已经足够渗人,大家走路时甚至都感觉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几位龙巅还算沉得住气,可三位皇子,光是在这压抑的氛围中,却都已经显得有些冷汗淋漓了。

隆真的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上隐现斗大的汗珠,如果有可能,他是真不愿意踏足这深宫半步,但这次率众过来拜见隆康也是迫不得己。

刀锋那边圣主已死,本是大举南下、一举荡平刀锋的最佳时机,三位皇子这次也是难得的意见一致,就连此前一直呼吁‘和平’的太子隆真,都认为战机已到,可就在准备秘密调兵遣将的时候,隆康大帝一纸圣谕下达:暂停一切军事行动,不得主动向刀锋出兵。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www.feis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s://m.feiszw.com/chapter-21459-21178017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官场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