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最新章节列表

第四百一十四章 仙子献身,下咒元凶!【中杯】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一声怜惜道不完情意,半句夫君诉不尽衷肠。

夜风不过三春岗,轻纱自皱显醇香。

繁星初知满月鸯,雨打芭蕉覆海棠。

瞧那芙蓉帐,看那靴两双。

忽听细语连绵若贵雨,又闻呢喃轻咿多嗔意。

一时多轻语,如那水底珊瑚旁的海蚌吐珠;

一时又多静谧,那颗珍珠又划过了细细的丝绸,没入了铺满绸缎与细沙的安静海底。

其声慢,慢过了岁月行走时的滴答,慢过了几根木床纤维轻轻迸裂时的细响。

就如那黎明前的寂静,又像是第一束阳光洒落在幽兰盛开的山谷中时,那一声等待许久的初鹿哟鸣。

清晨的静谧持续了一阵,谷中回荡的声响渐渐入耳,奏出了一曲初春之乐章。

忽闻疾风之声,又有阴云袭来,雨势骤然而来,小鹿奔腾乱撞。

钟鼓声阵阵,似有铁骑疾驰奔涌而过,其声绵绵不绝。

此正是:

东皇得闻阴阳道,水火共济品潮生。

唱罢桃花源深处,摇身自作游园赋。

《游园赋》云:

【世人皆爱游园,大抵园林之内布置错落自成其韵,藏有无穷乐趣。

山川美景只得远观,看罢也就看罢,攀登诸多不宜;然园林之趣尽在咫尺之间,若开得其门,自可观赏品味。

漫步浅草之地,推门初见回廊,初行宜徐,不可急躁,闻此间之声,观水波之景……】

大概,半个时辰后。

吴妄神清气爽地坐在床榻旁,帷帐遮起了无边美景,他嘴角露出了自得的微笑,下意识地取过长衣,又轻笑了声,回味着游园之乐。

一只纤手忽地握住了吴妄的胳膊,吴妄精神一振,自是不必多说。

复游园。

于是,又半个时辰后。

吴妄嘴角带着几分微笑,眼底写满了满足之感,起身想去收拾下床榻旁的狼藉。

一只纤手忽得揪住了一缕他的头发,吴妄打了个响指,自是不能消解了爱人的雅致。

复游园。

于是,再大半个时辰后。

吴妄晃了晃脖颈,心底感慨不已。

季默行吗?杨无敌那货虚不虚?这么好的身体条件,这么强大的神躯,他都自我封禁神力、仙力,完全依凭身体本能的。

一只纤手微微抬起,指尖划过了吴妄的脊背……

吴妄嘴角轻轻抽搐。

复游园。

复游园。

复……

终于,帐内响起了平稳且轻柔的呼吸声。

吴妄嘿嘿一笑,慢慢站起身来,只觉得通体舒泰,整个人散发着由内而外的成就感。

忽然间,刚睡过去的美人想到了什么,一只纤手握住了吴妄的手腕。

“夫君……”

“哎,”吴妄的尾音有点轻颤,“你累了,小岚,要有节制。”

“我……忘了正事……”

“啥正事啊?”

“助你修行。”

那纤手轻轻晃了晃,吴妄就飘回了帷帐内。

复游园,陷于园中,久久不得。

不多时,那床榻之下弥漫阴阳二气,阴阳双鱼互相追逐,缓缓布置成了一张太极图,勾连天地大道,渐渐将那床榻包裹,自天地间接来无边无际的清浊之气。

化仙,归茧。

正经双修,未复游园。

……

轻飘飘的,吴妄像是漫游星空之中,前方那不断纠缠的阴阳二气,似是指引。

玄女宗的辅助功法当真名不虚传。

这家宗门能够成为半个人域大势力的娘家,也绝对是有自身实力在的。

天地万物无不包含阴阳之意;

天地之理无不归于阴阳大道。

这就是伏羲先皇的强大之处,也是伏羲先皇有底气去说‘赋予帝夋人性’的根本原因。

这条大道,当真太过浩瀚,也太过复杂。

今日与泠小岚的鱼水之欢,暗自契合了阴阳交泰之理,吴妄关于阴阳大道的瓶颈,已是在随时突破的边缘。

但让吴妄没想到的事,就在此刻发生。

泠小岚以玄女宗功法为引,将他的神魂带入到了这片奇异的空间,所见、所闻、所感、所知,皆为大道。

他忘记了快乐与烦忧,在此间不断追寻与探索,找寻着伏羲先皇留下的足迹,感受着历代至强者在此地留下的模糊身影。

问道,道何生?

吴妄知道这是自己得来不易的机会,自是不敢分心分神,专心致志地感受着大道之理,寻找着属于自己的路径。

突然间,前方的阴阳二气停住了,三条通路摆在了吴妄面前。

他抬头看去,一时竟有些犹豫。

第一条通路的尽头是无边无际的星辰。

吴妄感觉到了,自己如果选择走这条路,就能借着这次机会,找回自己被星神大道排挤、压制的星辰道。

那是钟在西南域的时候搞事,给吴妄重叠了数重情绪,让吴妄上头舍弃此星辰道、选择了星神大道,从而在短时间内走上了实力攀升的快车道。

‘若我选择冲走星辰道,借着这般功法的指引,虽不可能立刻推翻星神的大道,但能在星神大道之下,寻找到一条路径。’

吴妄不急着做选择,看向了第二条通路。

第二条通路的尽头,是一片混沌。

这是伏羲大佬给他留下的遗产——伏羲阴阳八卦道!

这条大道包罗万象,以八卦演绎天、地、泽、火、雷、风、水、山,逆推阴阳变化,合而成就阴阳归一。

这条路的尽头就是混沌。

第三条通路吴妄直接略过了。

后面是无尽火海,算是最为原初的火之大道。

吴妄思索一阵,忽听一声温柔的低语,自遥远的角落传来,钻入了吴妄的耳中。

‘这般功法只能用一次哦。’

吴妄精神一振,立刻踏上了第二条路。

混沌,阴阳,太一!

一步踏前,顿时天旋地转,虚空之中传来诵经之声,那团灰气正面飘来,将吴妄包裹,于那死寂之中,演绎着玄妙之波痕。

吴妄很快就露出痴迷的表情,不自觉沉入其中,伴着大道之声,心底勾勒出了数不清的大道之痕。

悟道法自成。

不知过去多久,应当也不会太久。

吴妄自那迷迷蒙蒙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盘坐在床榻上,身周包裹着浓郁的灵气茧。

仔细推算,大荒中的岁月流转了三个日夜。

但在他的感觉中,他像是在那玄妙的大道之中,浸泡了数十年岁。

吴妄虽知此刻必须沉下心感悟,不可分神,但还是忍不住放出仙识搜寻着泠小岚的踪迹;等他发现,泠小岚就在隔壁房中,躲藏在木桶中洗澡,这才顾不得欣赏美景,立刻进入闭关的状态。

他,大感慨!

玄女宗的功法当真名不虚传。

但等吴妄稍微回过神时,仔细思索,又有些错愕,泠小岚的实力非但没有跟着自己一同变强,甚至还隐隐跌落了一两个小境界。

这般功法确实是要付出代价的,但付出代价的一方,是主动施法者。

念此,吴妄心底便是暖流泛滥,觉得这辈子就算是肝脑涂地,也要照顾她此生周全。

他也听到了泠小岚的低语声。

她并非轻慢自身,也非放浪形骸之人,只是想用玄女宗妙法帮吴妄提升道境,增进吴妄自保的能力。

为此不惜醉酒麻痹自身,又服下媚药……

‘这傻姑娘。’

吴妄心底微微感叹,继续在仙境遨游,体会着阴阳八卦之玄妙,感受着大道鸣鸣之舒适。

又是几日过去。

吴妄已是精神饱满,道境虽未稳固,但感悟已尽数消化。

他对阴阳大道的理解向前迈进了一大步,虽不敢说与星神大道同列,但阴阳二气护体,已可正面承受雷暴神攻势。

弹指间,大道若蛛丝,被他轻轻拉动。

吐一口阴阳二气,方圆十里就变了霜天。

若单论道境,吴妄已跨过了超凡之境大半,距离破化之境只剩半步之遥。

天衍圣女的圣洁之力,当真不同凡响。

吴妄伸了个懒腰,想起那游园之乐,自是乐不可支,又觉可游园数日,与她多得欢乐,而后再去准备迎接天宫第二波使节之事。

但他刚站起身来,习惯性地内视自身,却发现神府仙台元神处,多了一颗七彩斑斓的气泡。

吴妄有些不解,这气泡出现在他本命元神之前,他竟毫无察觉。

但他很快就想到了一则记载。

道侣寻那极乐时,元神亦有交集,往往能留一二美梦于彼此仙府之中,可演绎无穷欢乐。

这莫非就是?

吴妄仔细感受,发觉这确实是泠小岚的气息,但这气息有些晦涩、又有些复杂,似乎是蕴含了某种极强的道韵。

元神小人儿抬手轻轻触碰。

啪!

那气泡突然炸碎。

吴妄道心浑然一震,元神捕捉到了一幅幅画面。

他凝视着这些画面,一时竟愣在了那,眼角莫名有些湿润,仿佛是在找寻着什么,找寻了许久,而今日,终于如愿以偿。

但瞬息间,吴妄理解了画面内的内容,竟豁然变色,将此前封在储物法宝中的冰神项链一把拽出,心底急切地呼唤了几声:

“母亲!娘!”

与此同时,星空深处,星神大殿。

正思考着未来孙子孙女叫熊什么的苍雪,听闻吴妄的呼喊声,也略有些疑惑。

她手指点在怀中的长杖上,双腿交叠,目露疑惑,轻声问:

“霸儿,怎么了?可是有什么急事?”

吴妄做了几个深呼吸,如今也算见过了大风大浪的他,此刻也稳固了心神。

他尽量平静地问着:“娘,我的诅咒到底是谁下的?”

“你不是知晓了?运道神呀。”

“她何时对我出手,又是如何对我出手?”

“这个,”苍雪微微皱眉,“此事娘当真不知,这应当也是娘一时失察,让她得了手。”

吴妄嗓音中的疑惑更甚:“娘的意思是,娘你只是判断出了,我的怪病是那个运道神引起的?”

“不错,我在你体内仔细搜过了数次,才感受到她的道韵。”

苍雪叹了口气:“大道是骗不了人的,娘觉得,这应该是烛龙对娘的警告,又或者,单纯是那家伙对你的恶作。”

吴妄怔了一阵,看着面前的项链,久久不能平静。

他自然是相信母亲的。

但他如何……如何能接受这般荒唐之事?

刚刚戳破那七彩气泡,展露出的那一幅幅情形,又如何、如何为自己种下那奇怪的诅咒。

画面中的内容,既简单,又复杂。

简单是因那些内容只发生在同一个梦境,复杂却是因,时间线并不连贯,是一幅幅碎片。

第一次见到这幅画面,还是吴妄那次在四狼车辇上的梦境……【见第十九章】

一棵大树,树下是一个七八岁的男童,穿着北野的兽皮短裤、麻布短衫,躺在那呼呼大睡。

突然听到了少许轻笑声,男童睁开双眼,见到了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蛋。

“你怎么在这睡呀。”

“你是谁?”

吴妄纳闷地问着。

画面晃动,出现了吴妄印象最深刻的情形。

还是那大树下,还是睡着的男童,又听到了温柔的呼唤声:

“夫君,夫君?”

谁?

吴妄再次‘睁’开眼,入目是一片朦胧的光亮。。

“夫君,你记得我吗?”

耳旁再次传来清晰的呼唤声。

吴妄猛地抬头,那个少女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正缓缓俯下身来。

吴妄看清了她的面容,看清了她的身影,看到她嘴角甜甜的微笑,还有那已开始显著的杏眼。

她道:“就这么说定了喔,我们两个是夫妇了。”

肩膀传来轻微的酸麻感,那小女孩竟在他肩上咬了一口,她竟还有两颗利齿。

这是诅咒的来源?

不,吴妄看到了更多相似的情形,看到了不同年龄段的那女子,出现在自己面前,从七八岁的女童,到豆蔻少女,再到、到那高挑纤细的身影。

是,是小岚的身影啊。

吴妄道心狠狠地一揪。

小岚是运道神?

“夫君?”

那女子依稀出现在他面前,对他露出温柔的微笑;但画面轻轻抖动,那女子梨花带雨地哭着,杏眼中写满了落寞。

她哭时说过:“我不该来见你,但我忍不住,我不知自己除了能在这里见你,还能做什么。”

她笑时说着:“妾身不会让你等太久,在你救了我时,你我就会碰面了。”

“夫君……”

“等我哟。”

无数相似的画面在吴妄脑海中突然爆炸,化作一股强横的神念波动,冲击着吴妄的元神,饶是凭借吴妄此时已非同小可的神念之力,也感受到了近乎神魂撕裂的拉扯。

那些画面在消逝。

吴妄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无法形容、无法描述,甚至不存于天地间的狂暴意志,要将这一切摧毁、吞噬。

他口中发出了阵阵低吼,想要将这些记忆留住,但这些记忆像是在被那股狂暴意志不断磨碎。

那是,天地的意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此时!

噹——

钟声大作!

一束金光宛若跨越了永恒的时空,化作一口大钟,笼罩住了吴妄元神!

钟的嗓音在不断呼喊,却始终是那般冷静:

“主人,主人一定要记住其中一幅画卷,一定要记住,这是主人救回泠主母唯一的路标,也是我逆岁月而行的主要目的之一。

泠主母并非您所在时刻的运道神,她在未来会执掌生灵之命理,但却是对你下诅咒的真正之人。

那不是诅咒,是无数可能性上,她对您的思念与依恋,以及谁都无法避免的私念之占有,同样,也是您能走出这条完胜时空线的基础。

主人,请坚持。

您一定不想抱憾终生!”

钟的嗓音甚至出现了微弱的波动。

“啊、啊——”

吴妄双手用力挤着额头,浑身暴起青筋,身体不自然地扭曲着、抽搐着。

门外的泠小岚想要冲进来,却被一股无形之力推了出去。

记住这些记忆?

记住……

剧烈到无法忍耐的疼痛中,那个苦笑着的身影仿佛要从自己面前缓缓消失,杏眼垂下,眼角似有珍珠滴落。

哭、哭什么?

什么苦抗不过去,什么强敌扳不倒?

东皇钟这么变态的东西他以后都能造出来,为何还要费这么大功夫去找回自己心爱的女人!

天地意志又如何!帝夋烛龙又如何!

吴妄双目瞪圆。

那树下的男孩突然站了起来,一个健步冲向了即将消散的虚影,那虚影倏然之间化作少女、化作了同龄的女孩,对吴妄露出了笑脸。

‘夫君……忘了我就是……’

噹——

东皇钟已近乎抵挡不住那股狂暴意志的反扑,虚影出现一条条裂痕。

那男孩伸出左手,却始终差了半寸。

“钟!”

男孩开口大喊,那东皇钟的钟灵似乎轻笑了声,出现在吴妄身后,轻轻推了他一把。

七八岁的‘吴妄’猛地攥住了那七八岁‘泠小岚’的小手,用力一拉,化作一道金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同样消失的,还有东皇钟与那股狂暴意志。

船舱中,吴妄瘫躺在地,浑身沁着血汗,那船舱木门被人撞开。

泠小岚发出一声疾呼,顾不得吴妄身周血污冲向前来,却被吴妄抬手死死抓住了她的手腕。

吴妄抓的无比用力,泠小岚手腕上已出现了血印。

他有些费力地睁开眼,颤声道:

“别走……”

泠小岚用力点头,抓了一把丹药塞入了吴妄口中,又朝着外面大喊:

“师叔祖!师叔祖!”

此地立刻多了几道身影,但她们却对此前那狂暴的意志也好、持续的钟声也罢,完全没有听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www.feis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s://m.feiszw.com/chapter-25570-23014996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官场风流